番外一(下)·眼睛的主人

男友是我强睡来的(1V1 H) 作者:法拉栗

番外一(下)·眼睛的主人

      端午假期,周均言把顾颜送回了她爸爸家吃晚饭。
    他事先准备了一些礼物,不过顾颜提上了他买的东西,却没有要他跟她一起去吃饭的打算。
    周均言不是不懂她的顾虑,她担心他在她爸爸那里被冷待,所以他捏捏她的脸,说晚上他会来接她。
    他顺路去超市买了一些全麦面粉,还有糙米,从超市出来后,他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半,还早,于是将车开到周宁那里。
    这段时间,顾颜一到晚上就说肚子饿,她自己懒得动手,非要点外卖。
    周均言认为外卖不干净,坚决不给她点,耐不住她能磨人,只好自己给她做。
    他从前只会简单的煮水饺,炒饭,因为她的折腾,这段时间也学会了做各种面点。
    今早顾颜吃的鲜肉粽就是他包了一个晚上的成果。不过她早上胃口一般,只吃了半个,剩下的半个硬塞给了他。
    到了妈妈家,周均言一眼就看到周锡的棒球帽。
    周宁没想到周均言会来,昨晚他打来电话,问粽子应该怎么包,她以为今天他会和颜颜两个人待着。
    周均言和周锡打了个招呼,先去卫生间把坏掉的灯泡换了。
    “诶,哥你怎么知道灯怀了,我刚刚听姑说了,正准备换呢。”
    周宁本来在客厅给周锡装粽子,也在奇怪。
    “她从这边回去告诉我的。”周均言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一边将坏掉的灯泡给拧了下来。
    周锡反应半天才明白这个“她”指的是谁。
    再看他表哥眉目祥和,和从前那个一脸严肃的冰山真是判若两人。
    有女朋友就这么得意吗?他面带艳羡。
    他们和周宁聊了会儿天,又帮着把楼上的一些东西送到车库,就一起走了。
    周均言说要去接顾颜。
    周锡科叁一直没过,自然蹭他的车。
    他故意从副驾绕了一圈,又坐到后驾去。
    周均言瞥他一眼,说了今晚第一句重话。
    “你是有什么问题么?”
    周锡乐了,“不是姑妈说,颜颜不让别人坐你副驾的吗?”
    “乱讲,”周均言将车发动,问了周锡的目的地后说,“上次她在医院门口看到和她差不多的女孩子不舒服,让人家坐了副驾。”
    有时候顾颜只是孩子气,喜欢和他撒娇。他不喜欢别人误解她。
    周锡看他那护短的样子,故意夸张地说:“wow,了不起,她真是真善美的化身,再世天使。”
    以为表哥会瞪他,没想到他笑了。
    “她大概会很喜欢这个评价。”
    “哎,真是羡慕你们,为什么我就遇不到对的人?”周锡前阵子遇到一个年上的姐姐,只不过见了几次,人家就觉得他无聊,再也不联系他。
    他继续诉苦,“为什么我喜欢的人都不喜欢我啊?”
    周均言一边算着到顾颜家的时间,一边思考自己是不是有必要安慰一下失落的表弟。
    “你到现在喜欢过多少人?”他试图将话题转移一下。
    周锡本来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突然之间目光变得不善。
    “成年以后就两个。”其中还有一个刚萌芽就被告知名花有主,这个主还是他那冷面表哥。
    周均言没有察觉他的视线,“两个?”
    周锡阴阳怪气地说:“是啊,一个是最近那个姐姐,另一个是谁,你知道的咯。”
    周均言不懂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都那么情绪化,不过顾颜虽然也情绪化,但就非常好哄。
    “我怎么会知道。”他并不在意问题的答案。
    周锡冲他表哥的后脑勺撇了撇嘴,过了半分钟后问:“你是先去接她,再送我回去的是吧。”
    周均言点点头,周锡家正好在回他家的路上。
    半分钟后,周均言突然看向后视镜,他的视线变得有些锐利。
    “周锡,”他时隔许久再一次叫上他表弟的大名。
    周锡本来还坐得吊儿郎当的,瞬间在座椅上坐直了,“怎么了?”
    周均言目光审视地看着他:“不要告诉我,你对她还有那种想法。”
    周锡真是要笑了,虽然表哥的眼神让他有点害怕。
    他立刻狗腿子地说:“表哥,你见过顾颜看你的眼神吗?她看你就像要在你身上留下一个戳,肉麻到蜜蜂都会觉得腻味好吗?还会有这等勇士去喜欢一个永远不可能看自己一眼的人?”
    周均言显然因为周锡的话愣住了,神情也变得松弛。
    那晚,周锡感谢自己能说会道,没有被提前赶下车。
    —————
    小剧场:
    那是一个平常的周末晚上,顾颜窝在周均言怀里看电影。
    如果让周均言来定义,他会说那是一部很蠢的毫无价值的电影。
    听顾颜说,这改编自一部着名的日本动漫。
    女主角在高中对男主角一见钟情,机缘巧合他们住到了一起,最后的最后,他们结婚了。
    周均言全程被电影吵得耳朵疼,低头看怀里的顾颜也不像是喜欢的样子。
    “你不喜欢为什么要看?”他摸了摸她的后脑勺问道,他倒是没有不高兴,只是感到不解。
    顾颜身上经常会有很多让他不解的瞬间。
    顾颜闻言仰起头,“你不觉得看这种脑残电影很解压吗?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人,就不会觉得自己奇怪了。”
    她将没吃完的薯条塞进他嘴里。
    那是两个小时前,周均言放进烤箱烤的,光是切土豆条就花了他四十分钟。
    他刚想说,你一点也不奇怪,就听到顾颜的声音。
    “这部确实很烂啦,浪费你一个晚上陪我。”她抱歉地亲亲他的脸,“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人可以和自己最初就一直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感觉很浪漫,而且校园片会让我很怀念上学的时光,你难道不是这样吗?”
    当然看这样的电影也会让她感到遗憾,要是她可以和周均言同期上高中就好了!她说不定早就靠她的美貌和智慧把他搞定了。
    和顾颜的兴奋不同的是,周均言的反应很平淡。
    “我的高中没有什么值得怀念的。”他神色如常地说。
    其实周均言并没有带什么情绪,他甚至没什么记忆了,但他的话落到顾颜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她为他的过去感到心疼,于是情绪上头捧住了他的脸。
    “周均言,这句话我只跟你说这一次,”她眉眼带笑地看向他,“本来我想把这个当作秘密的,这样显得我深沉一点嘛。”
    周均言那双深邃的眼睛就这样定在她的脸上,他看着她凑到她耳边。
    这个晚上,顾颜说了一个有点复杂又很简单的秘密。说完以后,她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周均言望向她的目光复杂到晦涩,他的脑内反复重复着她刚刚说的话。
    半晌,他看似平静地问:“真的?”
    顾颜点点头,不过这种气氛真让人难为情,她跟他对视几秒就开始害羞,于是将脸埋进他颈窝里。
    “不过,我告诉你这件事并没有想要让你对我更好更爱我的意思哦。”
    许久,周均言回神一般将她紧紧箍进怀里。
    傻瓜。
    其实顾颜偶尔还是会想起高一入学那天,在校门口看到的那个又高又帅的男生,冷冷酷酷的,那个时候她看到他的眼睛,只觉得,他和周遭的一切都是那么有距离感,他的眼里好像不会有任何人。
    “如果这双眼睛,有一天可以一直看着她,那就好了。”
    想到这里,顾颜挣开周均言的怀抱,四目相对后,她确定了一个事实:这双眼睛里住着她。
    —————————————
    迟到很久很久的番外下,时隔太久,写得很一般,但是不补全感觉好对不起一直等待的读者。
    还有好多好多读者对于顾颜没有把喜欢周均言多年这件事说出来感到意难平,所以奉上这次的小剧场,觉得甜到发腻甜到ooc,不喜欢也不要告诉我,不然我就哭哭。
    好啦,男友到这里就真要和大家说再见啦,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顾颜和周均言的挂念,有这么多人爱他们,他们很幸福,我也很幸福。
    希望这世上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幸福,不止是伴侣这种,一个人也可以很幸福的。
    --

番外一(下)·眼睛的主人

- 肉色屋 https://www.30m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