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艳史(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分卷阅读13

      艳史(双性)(H) 作者:咩了个喵

    分卷阅读13

    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下腹又涨又酸的,里面热得像要融化了一样,温热的汁水不断从深处涌出,混着李景和射进去的精液被堵在花穴里,撑得他的小腹鼓起,活像走了身孕一样。

    被射了满肚子的唐子尧失神的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给交代出去了,难怪在外面玩儿的时候有那么多小浪蹄子到处找那些猛男免费给人操的,原来被男人操真的有那么快活。

    在他乱七八糟的一通想的时候,还杵在他湿热的花穴里的肉棒没一会儿又硬了,在穴里慢慢涨大又把花穴撑得满满的。李景和趴在他身上去亲他红润的唇问:“还要吗,学长。”

    唐子尧不回话,双腿却自发的缠上他的腰,打开门户让他侵犯。

    又在床上滚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才消停下来,唐子尧累得不行,顾不上清理满身欢爱的痕迹,吃了满肚子的精液趴在李景和怀里睡过去。

    唐家大宅有三餐定时的习惯,凡是在家里住的早上都必须准点起来吃早饭,这一点大家都不想让老爷子不高兴,比较自觉的遵守。所以一大早的各个都对唐子尧行注目礼,被他脖子上慢慢的红痕给冲击到了。唐子尧在外的名声他们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没想到还真有男人能把他给压了。相比他们,老爷子一大早就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对唐子尧嘘寒问暖好像他这就真的怀孕了一样,如果不是唐子尧嫌丢人,他都恨不得把人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番,看看他肚子里是不是已经怀了他的小孙孙了。

    李景和吃完早饭就告辞去上班了,他跟唐家这些少爷小姐可不一样,还是个给人打工的,而且有个立志于找他麻烦的上司。没过多久他就接到父亲的电话,听他说了一会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咬着牙应下了父亲的嘱咐,拿着车钥匙跟助理说了声就奔机场去了。刚到机场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穿得干干净净的,大眼睛瓜子脸,看上去很和善的一个男人。

    把车停在那个男人身前,李景和面目表情叫了声爸,帮他把行李放进后备箱里。等得有些焦躁的男人坐上他的车,一开口和善气质就荡然无存,“景和啊,爸爸知道你忙,如果不是小飞的电话打不通爸爸也不想麻烦你的,只是着天气也忒热了些,我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哎哟喂差点没给晒死了,你也知道我身子骨弱,经不得晒的,万一到时候病倒了进了医院,你父亲还不得急死了啊!”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李景和对他不上心,让他好等。这还是说得委婉的,要是不是李景和这么大了也不像小时候那样怕他,他恐怕早就破口大骂了。

    “您要是嫌我慢了就只管找小飞就是了,我这正上班呢,哪有那么多嫌功夫跑来跑去的,要不我待会儿给您送酒店去?我公司旁边正好有家五星级的,服务可好了,保证把您伺候得跟亲爹一样。”李景和可不和他客气,到了他的地盘还想跟他甩脸子,他有的是办法治他。

    果不其然庄恕讪笑了两声,他回来可是打着在这里常住的打算,虽然过来的理由是来看儿子的,可是没打算回去了,在那个小破县城跟那个没用的男人过了这么多年,早就看他哪儿哪儿都不顺眼了。他在家里的时候跟儿子开视频,儿子可是把李景和那个两层小公寓拍给他看了,那精致的哟,跟家里的小破房比起来可真是天差地别。李景和这小白眼狼,自己在外面住这么好的房子,每个月给那么点儿钱就想打发他,哪有那么容易。

    “哪儿能啊景和,那酒店可贵了,要你出这个钱爸爸也心疼,爸住家里就行了,家里方便还舒坦,不花那个冤枉钱。”他装傻充愣的抬高自己,叫得别提多亲热了。

    李景和心里冷笑,不再理会他,庄恕安安分分的他就算了,要搞什么幺蛾子他把以前的仗连本带利的一起算了。

    第13章 小男友爸爸负伤求安慰

    庄恕在李景和家住了几天,还算安分,只是在李景和在家吃饭的时候,不免眼红他的房子,旁敲侧击的说着异想天开的话,“景和啊,你看这房子这么大,花了不少钱吧,小飞都到了这根年纪了还带着盛夏挤在你这里,他将来要是有了孩子,这样挤着可不太好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么本事,要不给你弟弟也弄一套这样的房子,或者你把这旧房子给他,你再买一套新的也行,让他在这里安个家,你父亲也安心不是。”

    盛夏坐在一旁安静的扒饭,担心的看着李景和,他有些怵庄恕,撒起泼来就跟疯子一样。李景和都懒得抬眼看他,神色不变的吃着饭,“我有钱就算分别别人都不会便宜他,我劝你还是歇歇心思吧,你和你那个儿子有多碍我的眼心里都没数吗,不要再拿我父亲说事了,我给他养老也算是尽了孝了,其他的就是多一分你也别想从我这儿拿走,我遗嘱都立好了,我要是出了意外,除了给老头养老的钱,其他的全给捐了。”

    “你!”庄恕猛的把碗筷放下,瞪圆了眼睛恨恨的看着李景和,“你个小白眼狼,钱给外人也不给我们,真是白养了你这么些年!”

    “哼,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对我的你自己心里有数,别跟我这叫,这可是我的地盘,我不爽了,收拾你跟你儿子,不过一句话的事。”

    庄恕是个惯会欺软怕硬的,被他几句怼得饭也不吃了,跑回房里躲着,他始终还是没有底气,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唯一的儿子现在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根本没有跟李景和叫板的资格。他过来后嫌李景和给他住的房间小了,硬是把盛夏挤走住进了他的房间。李景和一看正好,让盛夏住到楼上他隔壁房,实际到了晚上盛夏就会偷偷跑到他的房间睡,隔壁的卧房就是个摆设。   “他要是找你麻烦,你不要怕,等我来收拾他。”看着庄恕狼狈的背影,李景和向盛夏嘱咐。

    吃完饭不久,庄恕又出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悠哉悠哉的。盛夏洗了水果给李景和端到客厅小阳台工作的地方,又给庄恕送了点过去,就被他缠上了,“你说你是怎么给人做老婆的,小飞这么久联系不上,你也不知道关系关心,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让你进了门!”

    他指着盛夏骂了一阵都不带停的,刚刚在李景和那受了气,这会儿就发在盛夏身上。他骂人的声音又尖锐又聒噪,李景和在透明玻璃隔起来的小型工作室里都听到了动静,看过去就见他指着盛夏的鼻子一副泼妇骂街的模样,哪里能让自己的人被他给欺负,走过去就把盛夏拉到身后,冷眼看着看见他来了就没了声音的庄恕,“您要是嫌我这儿住得不舒服,我明天给就你买好机票送您回去,省得一天到晚给我找不自在,别在让我看见您这幅恶心的模样!”

    庄恕给气得

    分卷阅读13

    -

分卷阅读13

- 肉色屋 https://www.30m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