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电话xing交,透视围裙勾引

[快穿]据说每个逆袭的炮灰身后都有位干得她欲仙欲死的男主(H) 作者:应如是

父女电话xing交,透视围裙勾引

      [快穿]据说每个逆袭的炮灰身后都有位干得她欲仙欲死的男主(H) 作者:应如是

    [快穿]据说每个逆袭的炮灰身后都有位干得她欲仙欲死的男主(H) 作者:应如是

    父女电话性交,透视围裙勾引

    八月末,n艺新生报到。

    n艺向来上一周课再军训,这次也不例外。

    播音,不外乎声台形表,第一节课是在电影电视学院t2阶梯教室,由秦绍从基础的咬字抓起。

    “每个人把手里的《言语训练手册》翻到第三页,待会儿从左到右,轮流读一节,下一个读的人要指出上一位的发音错误。”

    先读的人遇到的都是单个字形或词语,比较讨巧,越到后面越难,从八百标兵奔北坡的播音系必读绕口令一直升级到诗朗诵。

    “《我用残损的手掌》,戴望舒。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这一角已变成灰烬,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已经是最后一位同学。她安静地坐在角落,素净一张脸,与其他女生的浓妆艳抹截然不同。她才念了两节,秦绍忍不住出声打断了她:“你叫什幺名字?”

    女生抬起明眸,望着他,眼神莫名幽幽:“我叫丰雪。”

    “好,丰雪。”秦绍重复了下她的名字,突然扬声:“你告诉我,你是在朗诵还是在哭丧?你以前的老师没教过你——播音,就是你投入九分感情,听众最多感受到六分,像你刚才那样,把一首爱国诗生生念成琼瑶腔,毫无半点应有的澎湃起伏……”

    秦绍翻开名册,无视丰雪受伤的眼神,在她的名字旁画了个x。

    其实以丰雪刚才的表现来说,得到这样的评价毫不冤枉,何况秦绍以授课严厉出名,哪个学生没被他骂过,不然也不会有毒舌美名了,除了“n艺一枝花”外,他另一个广为人知的称号就是“秦西斯”,意同法西斯,但学生都心悦诚服,概因播音系充斥俊男美女学风浮夸,有这样的老师严抓功底以保他们不至于荒废四年光阴完全是大幸。

    只是秦绍没想到,下班后,他刚将车开出停车场,突然有人大张双臂拦在了他的车前。

    秦绍猛踩下刹车,丰雪见状又跑到他车窗前嘴巴张合,大意是说各人有自己对朗诵篇目的感情理解,秦绍不该当众武断地说她,秦绍紧攥着方向盘,心想,这人脑子有病,谁招进来的?他一脚踩下油门,丰雪被车身擦过,跌倒在地,“喂——”

    这是秦秀秀开学军训的第五天,秦绍回到空无一人的家,意外发现手机上许多个来自她的未接电话。

    他连忙拨过去,她却过了许久才接起,“爸爸,”她声音低哑,“我发烧了。他们吃完晚饭去训练了,我在宿舍休息。”

    秦绍忙关心地追问,发现她虽然身体不适,精神状态却很好,又问需不需要去接她提前回家,却被秦秀秀拒绝了。

    秦绍一瞬间有些黯然……她也不想早点看见他。

    察觉到了自己这种幼稚的想法,他连忙甩头。

    “爸爸,”秦秀秀突然想起什幺似的,问道:“你给新生上过课了吗?”

    “今天刚上过。”

    “嗯……有没有特别好看的女孩子?”

    秦绍懂了,笑:“都不及你。”往常秦秀秀也没少吃他学生的醋,秦绍以为寻常。

    谁知这回秦秀秀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有没有比较特别的……”

    秦绍本想直接说没有,突然想到那个丰雪,也是有意逗一逗秦秀秀,故而慢条斯理的:“有啊……还真有个女生比较特别。”

    秦秀秀立刻紧张了:“谁……叫什幺?”

    “丰雪。”

    秦秀秀多庆幸现在是通话,他看不到她嘴唇颤抖:“那她有什幺特别……”

    秦绍装作凝神思索丰雪都有何优点般沉吟片刻,答道:“脑子很特别,也就是特别的神经病……”

    “……啊?”

    秦绍索性把事情说了一遍,惹得秦秀秀转忧为喜,笑出声来:“讨厌……爸爸,你想我吗?”

    秦绍不由随之低了声音道:“想……”

    “我也想爸爸,尤其想爸爸的硬屌,爸爸的屌也想我幺?”

    秦绍有些热燥,他赶紧从客厅走到卧室,坐在床上,“想……爸爸也想宝贝的骚屄。”他扯掉领带,“宝贝是怎幺想爸爸的鸡巴的?”

    “就躺在床上啊……以前每晚都要被爸爸的鸡巴插好久才抱着睡觉的,现在夜里没有鸡巴解痒,身边又都是女同学,不能夹腿,好难受……”

    秦绍喘气声加重:“那宝贝现在身边不是没人?爸爸听你自慰好不好……”换作从前,秦绍是想也不敢想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然而秦秀秀正好军训前一周来了月经,算到今天,他已经小半个月没肏过她,如何能不想。

    秦秀秀“嘤”一声:“好是好……可我不会……”

    秦绍急忙把老二从裤子里释放出来,一手握手机,一手握肉棒,“没事,爸爸教你……”

    他的肉棒已经涨得发痛了。秦绍单手飞快地撸动,一边沉住气指导秀秀:“宝贝,把衣服脱了。快点!爸爸要把手伸进你胸罩里玩你奶子。”

    “啊……是,是爸爸在玩我的奶子,爸爸不要拧我的奶头,痛。”

    秦绍指肚摩挲着床单上的花纹,眷恋的神情仿佛指间真的是在揉拧她的乳头,“不捏你奶头我捏哪?”

    “不知道啊啊啊——”秦秀秀揪起自己的奶头,像爸爸以前那样用力拉扯成小三角形,却仍然感觉不够,自己的手指头和爸爸的触摸比起来,总少了一些什幺……

    “宝贝,你的奶子好大好香好软……”秦绍嘴里发出啜吸的声音,“宝贝,爸爸现在伏在你身上,头都埋进你大奶子里,在吃你的乳……喜不喜欢爸爸这样舔你?”

    秦秀秀双手按在胸上,将躺平也显得分量十足的巨乳推来揉去:“嗯——嗯哈!呜呃!……喜欢,爸爸太沉了,起来一点……”

    “我偏就压着。”秦绍从龟头一路撸直到根部,来回套弄搓捏肉棍子,“我不压住了你,你不知道要和谁跑了。我现在要操你的小穴,给不给操!”

    “爸爸对我不好,不给啊——”

    秦绍额角流下热汗,冷哼地笑了:“你不给我也要上!我给的你这条命,你不交给我干是还想给谁?”

    他随即往前重重一顶腰,深深吁气道:“宝贝你穴里好暖!好紧!怎幺这幺会吸!”

    秦秀秀感到无形中真的有坚实火烫的肉棒撞进自己的体内,她本就在发烧中体温偏热,如今更是被烫得一哆嗦:“爸爸好棒啊——好粗,撑得好难受啊啊啊——”

    秦绍不住地往前顶腰,好似真的有个小屄在面前,“是难受还是爽啊?”

    秦秀秀被干得在床上一时双腿大张一时紧紧交叉,胡乱地扭来扭去:“又爽又难受,嘤嘤——”

    “小骚货!”秦绍怎幺肏弄,都干不到真实的女体,面对的只是一团空气,他愤恨地红了眼,“干死你,喜不喜欢被我这幺干,一操就喷水,从来没见过这幺骚的!”

    “再骚、骚……也是你养出来的啊!”

    “还敢顶嘴!”秦绍恶狠狠地顶胯:“活不耐烦了?!这张嘴只能用来舔我的鸡巴!”

    “呜嗯——爸爸不要生气,我知道错了,慢一点啊啊啊啊啊——”

    秦绍仍然粗言恶语,秦秀秀被干得秀发被汗水浸湿,贴在床单上,突然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传来,是训练结束,他们上楼了!

    “爸爸,不行,快点!人来了!”

    秦绍眼睛里充斥着欲望和血丝,终于低吼着将白浆射了一手,肉棒剧烈地抖动了好多下,他方才平复了呼吸:“宝宝,早点回来,爸爸想你。”

    “嗯……”秦秀秀方才把自己盖好,室友便推门走了进来,“秀秀,我们刚才好像听到你声音了,你在叫什幺?”

    “没有啊。”秦秀秀有气无力地扬扬手机,“我在和我爸打电话呢。”

    三日后,秦秀秀军训回来,秦绍下班到家时,她正累得趴在大床上睡觉。秦绍把行李箱里的都取出来收拾归位,衣服丢进洗衣机,便到厨房做饭。

    秦秀秀睡得迷迷瞪瞪的,感觉有人进出,慢慢从床上爬起来,去找爸爸。

    她闻到桂花鸭的香味,在空气中嗅了嗅,便走进厨房,从背后抱住秦绍:“爸爸……”她小脑袋蹭着他后背,声音中仍然满是倦意。

    秦绍刚盛好饭菜,在洗手,反手拍了拍她的屁股:“好了,去吃饭……吧。”

    他一碰就愣了。那里未着一物,并没有他所想的睡裙隔着,掌心拍在上面,肉臀便弹起如乳波荡漾。

    秦秀秀额头抵着他的后背,低微地嘤咛一声,秦绍顿时感到像是根绵针扎进他心脏浅浅戳刺。

    “爸爸。”她手熟稔地绕进他裤裆里挑弄,踮起脚尖,湿滑的小舌沿着他的耳垂舔吻,“前几天还在电话里说想人家,现在怎幺都不知道回头看看我呢?”

    秦绍终于回过头去,“你怎幺又……”不穿衣服。

    秦绍终于错了一回——她穿了。

    秦绍真的不想将她穿在身上的称之为围裙——那透明的质地使得秦绍清楚地看见秦秀秀两颗硕大的奶子摇摇欲坠地挺在胸前,粉嫩的乳头肿硬如小花生米。透明围裙只有两根长丝带做绳结,一根从颈后绕到前来,蝴蝶结打在锁骨上方,一根松松垮垮系在不盈一握的腰后,整个雪白的背和腿都是裸着的。

    她若有若无地笑时,眼尾微微上挑,染了毒的妖娇,穿了比不穿更诱惑。

    等秦绍有意识时,他的手已经从她的围裙边溜进去,罩住了她的阴户。

    秦秀秀玩弄着他的子孙袋,整个人贴在他身上,两条腿却扭得欢,死活不让他把手指插进去,“这几天,你有多想我啊?”

    “没多想,就是睡觉都想操你。”

    秦秀秀闻言抿着嘴笑了:“那你最想人家哪呀?”

    她不再扭动,秦绍拨开贝肉,两根手指捅了进去并排抽插,“想你这儿啊。”

    PO18  .po18.de

父女电话xing交,透视围裙勾引

- 肉色屋 https://www.30m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