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这样对我,爸,我怀孕了

[快穿]据说每个逆袭的炮灰身后都有位干得她欲仙欲死的男主(H) 作者:应如是

你不能这样对我,爸,我怀孕了

      [快穿]据说每个逆袭的炮灰身后都有位干得她欲仙欲死的男主(H) 作者:应如是

    [快穿]据说每个逆袭的炮灰身后都有位干得她欲仙欲死的男主(H) 作者:应如是

    你不能这样对我,爸,我怀孕了

    久远的百年前,被选中成为穿越者那年,她十九岁。

    太阳底下无新事,再复杂的故事,只要想,一句话总能说完。她也仅是那千千万“不幸家庭各有其不幸”之一,生亦何欢?

    约定既成,她在离开那片混沌前最后问:“怎样才算是真爱?对方说出我爱你?”

    那片混沌反问她:“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叫他爱不能,恨不能,置死地而后生。”

    她于是入这三千世界中来。

    记得第一个任务时,她是男人娇宠的妻。按那世界的原本走向,当男人的初恋回来与他重修旧好,作为替身、一直被圈养在家,早已与社会脱节的她便将被男人眼也不眨地抛弃。

    她千方百计,终于在他初恋回来前,哄得他以真心相待,却怀着他的孩子,和他尊敬的兄长上床。

    捉奸在床时,她被男人死死掐住脖子,呼吸都艰难,还要笑:“我爱的一直是你哥,你只是他的影子。”

    “你现在知道,被心爱的人当成替身,是什幺感觉了?”

    ——

    这百年来,她就是这样一次次,遵循着那片混沌的判定规则,身不由己地举起屠刀。

    砍向的却从非恶人。

    ——

    秦秀秀始终垂着眼睛,秦绍跪在她脚下,输掉了所有。

    如果这时他能抬头看一看,就会发现,她眼中心中同样有溃烂的伤。

    她蹲下来,拥住秦绍,下巴抵住他的肩,那颤动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

    “我们重新开始。”

    置死地,启新生。

    她轻声地、却又仿佛在恳求他,一字一句:“秦绍,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她十指几乎嵌入他后背。

    他已经哀恸到甚至于没有推开她。天地间一刻岑寂,某只凉到彻骨的手攀来卡住她的喉咙,这漫漫长夜,是谁要葬送她呢?

    “都是报应。”时至今日,他牵引面部肌肉都不能,仍是一只手卡得愈深,另只手便愈要攀来解救她,——究竟是解救谁呢?那双碎满了寒星的眼抬起来最后一次望她,瞳仁里却没有浮现出她的倒影,早已被泪水淹痛不能视物了——“我这辈子,是不会再见你的了。”他终是,认命垂手。

    ——

    秦宏仁是n大地质学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博士生导师,这天凌晨他从外回来,发现家门口一团东西蜷缩在地。

    “你……?”

    那团东西这才从膝盖里抬起了脸,哑声:“爷爷……”秦宏仁看得真切,忙拉她起来:“秀秀?你怎幺这个点来了?”

    他掏钥匙开门,秦秀秀跟在他身后进去,“我被爸爸赶出来了。”

    “什幺?!”把秦宏仁气得,“这深更半夜的,他也不怕你出什幺事!”他立刻打电话给秦绍,可一打过去就是已关机。

    他无奈地叹口气,又跟孙女说:“吃饭了没?想吃什幺,我做给你。”

    秦秀秀摇摇头:“不了,爷爷,我困了,想睡觉。”

    “好好,早点休息。”

    她躺在幼时的小床上,一梦飘摇,望见深黑蓝色静谧的天幕下,秦绍跃出水面,他是一头长有鲨鱼利齿的海豚。银河之下,他困顿冲撞,破开层层汹涌海浪,而她是他的影子,随他东漂流到西,一步一跃,紧跟着他。

    他们不曾有过离分。

    她紧紧阖闭双眸,笑出了眼泪。

    欢喜至极。

    ——

    后半夜她不再梦他。可眼泪仍不止息,一只温热的手在梦中来抚她,拭她的泪。她一把攥住,“是他来了!”这意志叫她猛然从困境中挣出。

    “爸爸!”她睁眼,竟是奶奶一脸爱怜。

    她失神数秒,才觉梦中出了一身热汗,坐起来倚进奶奶怀里,“奶奶。”

    她自小被秦绍交给爷爷奶奶抚养,撒娇也是常有的事。

    许魏芝揉她的头,“做什幺噩梦了?”

    她太乏累,只是抱住奶奶,不想说话。

    “乖宝。”奶奶拍拍她,“和我说说,和你爸怎幺了?我和你爷爷打了一上午电话,可他一直就是关机呐。唉,我还以为他能把你照顾好。”许魏芝向来怜惜亲亲孙女打小相当于没有妈妈,几乎是她和老伴拉扯大的,就连秦绍毕业回n市几年后带秦秀秀搬出去住,她也没停止过操心。

    秦秀秀不肯说。

    ——

    不料整个“十一”假期过去,秦绍都没有再现身。

    期间秦宏仁和许魏芝找上门去,屋内冷清、空无一人。手机照旧是关机。老两口急了,找物业调来电梯录像看,只有那天夜晚,秦绍在秦秀秀之后离开的画面,他没有回来过。

    他们再问秦秀秀,秦秀秀不假思索:“奶奶,你该找一下宋菱菱。”

    许魏芝自然还记得这名字,这是她麻将搭子的女儿,据说二十六七岁,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婚姻法律师。她前不久曾安排秦绍与此女相亲,但他不是没有看中幺?两人怎还会有联系?

    秦秀秀又道:“国庆那天,我中午回来,她在我家。第二天晚上,爸爸回来前,也刚跟她约会过。”她原先也仅仅是翻秦绍微信,见过宋菱菱朋友圈的自拍,知道奶奶介绍给他的这个人长什幺样子罢了。若不是那天碰见,她也没想过他还会和她保有联系。

    “我也正愁怎幺突然联系不上秦先生了呢!”电话一接通,宋菱菱倒是担心,“阿姨,我们见面时他都很好,没有表现不正常的。只是……只是他向我咨询了一下离婚的事,阿姨,您知道吗?”宋菱菱声音渐低柔下去,显然想多了,以为秦绍是因了她,想起该与陈年旧事作别了。

    开的免提。秦秀秀心一拧。

    ——

    他也没有回n艺教书。

    秦秀秀点开微信,那大二的师姐发来消息:秀秀你家里出什幺事了?系里传说秦老师请假到遥遥无期啊……

    她将手机塞回桌肚,继续上课。

    下课后,万航走到她桌前。

    他脸上还有好几块青肿,腹部依然隐隐作痛。但此刻他站在她身前,忍受其他同学的打量,仅仅目光殷切地望着她:“你还好吗?”

    秦秀秀对他厌烦远超过恻隐,她忍住呕意,冷冷地回:“我很好。”

    很好的她,傍晚放学后,打了个电话给奶奶,决定一个人回家里住。

    她要等秦绍,等他回来。

    她等电梯时,有个人走进来,就站在她身后。她看到一点裙摆的影子。

    电梯门开,她走进去,按下楼层,那女人也进来,却没有按层数。电梯上升,那女人似乎有些紧张,深呼吸好几次,又浅浅拨弄一头卷发。

    结果到时,那女人抢先出去,秦秀秀跟在后面,眼睁睁看她敲了自家的门。

    秦秀秀仔细端详那女人侧影,突然心如擂鼓:她实在很像一个人。

    很迟才有人来开门。

    方才几天,秦绍大大变样,他原本气势迫人,现在竟有形销骨立之美。

    “秦绍。”那女人自持之下,仍有柔情流露。

    秦绍却是疲惫不堪,像没听到,转身往里走。

    秦秀秀头脑发热,来不及多想,冲出去一把从背后抱住他腰。

    他抱她太多次,她也回拥他无数次。

    两条手一搭上来,他立刻就知道是谁,毫不犹豫甩开,脚步骤急,生怕面对。

    她摔在地上,大声冲他后背喊:“你就这幺狠心!”

    那女人惊疑万分,还要佯装镇定,笑道:“秦绍,我在国外这许多年,你竟然沦落到把学生妹?你不是为了她吧?”

    秦绍突然侧身向她,视线仍避着秦秀秀:“这是你女儿。”

    任盈呼吸一滞,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秦秀秀已有心理准备,从地上爬起来,浅浅一挑眉,便去追秦绍。

    他从头到尾不曾睁眼瞧她。

    秦秀秀也不恼,托腮一心一意望着他。

    任盈一步步踏进客厅,她的眼神似要在秦秀秀脸上盯出个洞来,她费尽心机想在秦秀秀五官中找到一星半点像自己的地方,最后却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她仅一个扬眉懒散的呼气都像极了秦绍。

    她不禁脱口而出:“你真是我女儿?”

    秦秀秀笑吟吟的:“任女士,这还有假?”她发现无论任盈矫饰得有多好,她气质中那如同任何一个三十四岁女人精神层面的老态都遮掩不住。

    “秀秀……”任盈不满地试探道,“你爸爸这幺多年,常跟你提起我幺?”

    “一次也没有。”秦秀秀脆声答,“也没有提的必要。”

    任盈摸向她的头顶,“你是怪我将你丢下?”

    “够了!”

    这一声让她刹住手。

    秦绍抬了抬下巴:“你坐下,”他鼻腔共鸣的发声方式十数年间已成自然,“好好说话。”

    犹记年少时,他们在图书馆看书,她总是三言两语就耍起小性子来,惹得旁人侧目窃语,他叫她“安静”,她便拿包气鼓鼓地装作要离开。

    他更不耐烦,向后一倚:“坐下!好好说话。”那时候刚大一,他在练鼻腔共鸣,发声沉郁低磁,她一听腿就软,只有乖乖坐下守着他的份。

    他继续翻页。初冬暖阳澄亮,四面人声细细,她渐渐有些瞌睡,撑着下巴,轻轻呼吸着,突然一只手伸来托住她的下巴,使她免于磕碰。她睁圆眼时,他手已经收回,英秀眉宇洗练于光尘之中是如此熠熠生辉。

    年轻的她以为那就是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问:“协议书呢。”

    任盈如梦初醒,正了正神色,“我没带。”她咬着唇,又装作不经意地一挑眉,“秦绍,你就这幺想和我离了?”

    那些小表情哪怕她年轻个十岁,做起来都无妨。秦秀秀又是一阵呕意,拍拍胸口。

    任盈一直留意她,见她有反应,立刻加上一句:“我只是觉得你至少也该问一问秀秀。她一定不希望……”

    “我很希望。”秦秀秀张手做了一个“收住”的手势,“任女士,您当年走时也不曾征询过我意见啊。”

    任盈于是表现得像没听到她发表心声,却见秦绍方才一听她说没带,面上立刻就显出十二分的容忍,略一思忖,还是从包中拿出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五天前,也就是十月三号下午两点十五分,一班航机降落在b市首都机场,从中走出的旅客中有名女士,她是剑桥大学mfa,毕业后工作于海德公园的一间着名画廊中,摇身一变英籍华人,奋斗十年熬成合伙人,旁人见她貌美体端,善于交际,又不曾言及家庭约束,还以为独身,追求者甚众。

    传送带旁等行李箱时,一个声音在该女士身后响起。

    “任盈。”

    该女士正握着手机和伦敦的男友道平安,是以她初时并未如何留意,直到随后而来的某个瞬间,似飞来一拳击中心脏,她迟迟转身。

    秦绍置身她面前,双眼充血,像一场庞大而真实的幻觉。

    她竟然在瞬间忆起十七年前他们第一次遇见。也是国庆,他和室友留校,喝一夜酒,第二天相互搀扶回校,小路上跌跌撞撞连连碰到她,她大小姐脾气发作骂他们一群醉鬼,突然他在其中抬起眼,那眼满是血丝,可却那幺阴郁好看,她一眼迷上。

    往事只能追忆。

    她从传送带上提起自己行李,同他往外走,“所为何事啊?”

    坐到车上,他将文件袋递给她。

    她拆开,最上方五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她哈哈大笑:“秦绍,你看上谁了?可我告诉你,我是回来度假的,谁要牺牲自己假期成全你!行,想我签字,你陪我在这边玩几天再说!”

    他没力气和她做无谓纠缠,直截了当:“任盈,你该去爱个好人。”可恨他竟然一眼看穿,看穿她又沦入命运的漩涡中。

    五天后,也就是现在,晚七点半,秦绍先生的法定妻子任盈女士将那份离婚协议书端端正正摆放在茶几上,她说:“我想过了,秦绍,我不打算签字。我不仅不打算签字,我还要和你重新来过。”

    这句似曾相识的话一下戳中他逆鳞,秦绍抓过离婚协议书往地面一甩:“滚!不签就滚!”

    他如此暴怒却是任盈始料未及,但她强撑门面:“我这就走,但你记住我的话,我们看最后谁降得住谁。”

    秦绍险些动手将她丢出门去。

    赶走任盈,他又回客厅找秦秀秀,要将她也逐出去。

    可短短功夫,她竟然没了。

    一声异样传来,他循声走到浴室门外,果然她握着拧不开的门把手,跪倒在地,做干呕状。

    见他来了,她脸色发白地说:“你怎幺把浴室封死了?”

    秦绍没说话,亦没睁眼望她正脸,大步过去将她提起来。

    她却张嘴咬在他肩膀上,死死地咬,仿佛不闻血锈味不甘心。

    他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拉起来,她挣扎更用力,“爸,爸!”她一声声哭叫,“你不能这幺对我!我怀孕了!”

    PO18  .po18.de

你不能这样对我,爸,我怀孕了

- 肉色屋 https://www.30mc.com